“雅思”组合:从差异到整体 优等生的自我修养


郑思维/黄雅琼

  回望刚刚过去的一年,对于“雅思”而言可能会是“有点难”。全年,他们59胜8负,而这8场失利多半集中在下半年。但在12月广州总决赛慢热开局后,他们迎难而上,如愿摘金,为该赛季划上了完美的句号。加上世锦赛的蝉联、三站超级1000赛的冠军,郑思维和黄雅琼在2019年完成了史无前例的超级满贯。

  回想他们这几年的经历,2017年,他们凭借连夺三站冠军乘势而起;2018年,他们用9冠诠释了何为一览众山小;2019年,他们在突围的盘山路上7金经历磨砺。他们知道,通往尚在途中的未来,必须领略半山腰的风光与寒意。

  迈入2020年,他们已经开始仰望更远的地方。

  “通关”总决赛的反思

  2019年12月对于郑思维和黄雅琼来说“有点难”。原本世界羽联巡回赛总决赛前,他们在厦门的两周冬训练得不错,出发前状态也挺好。但小组首场,瞄着冠军目标的他们以2个15比21草草负于日本的渡边勇大/东野有纱。输球后,郑思维反复思索一个问题,“为何被打得如此惨,有种球都不知道往哪里打的无力感。”

  简单沟通后,两人就各自回房间休息,毕竟十多个小时后的第二天中午,他们还有第二场小组赛。翌日虽然仍是苦战61分钟,心态上仍略有起伏,但“雅思”2比1拿下了这场“非赢不可”的比赛。至此,他们找回节奏,随着大破此前连负两次的印尼组合乔丹/梅拉蒂,半决赛复仇日本组合,决赛击败队友,“雅思”摘得总决赛冠军。

  2019年,他们在3站超级1000赛和总决赛中均捧起冠军奖杯,这让他们成为该赛制实行以来首对解锁这一成就的混双组合。

  比起通关的快感,郑思维更在意小组赛的后两场,他们在场上打出自己的东西,没有被憋在里面。他对总决赛的记忆是,输球要输得有价值。赢下冠军的喜悦也带给这对搭档深入沟通的机会。

  原本半决赛时,郑思维就想找搭档聊聊未来的训练方向,但因为还有比赛,所以他决定等到决赛后再聊。其实,在福州公开赛后,他们就有过一次不错的沟通。这也让他更加笃定,要和搭档加深沟通。他相信赢球后可能聊得更深刻,借着那股冲劲能说得更透彻。“输球的话,就算了。有时说不到点上,会有种互相责备的感觉。”

  从2017年的破竹之势,到2018年的冠军收割机,“雅思”不逃避2019年的难点。这一年的流行语“太难了”,似乎用在赛场优等生身上也没什么不合适的。但是在广州,“雅思”凭借硬核实力,以及日积月累的比赛底蕴,打出了逆转战。其中的关键,是他们带着搭档之间的信任。“有一个人觉得没戏,就会很难,不坚决是赢不了的。”温柔的黄雅琼笃定地说。

  赋予天赋以力量

  擅长打出大空当球的郑思维,是个敢去放胆想象的人。黄雅琼则刚好相反,她听到新想法时,并非马上能够接受,特别是在与她惯用的打法有所违背的情况下。“思维点子多,我总会不断被他‘洗脑’。遇到分歧,就看我俩谁能够去说服谁。”而自信的郑思维对于反对意见总是抱着乐观的心态,“就像大家经常觉得我想的出球路线不合理,但是如果我能完成得比你快,还是可以变为合理的。”

  最初练球时,郑思维将蔡赟视为偶像,进入国家队后,他也喜欢上了“宝哥”傅海峰。如今,从打法来看,他特别崇尚印尼男双选手苏卡姆约。“看他打球就感觉特别爽,每个球都是打到该打的位置。他是我自打球以来见过天赋最好的运动员。”自然,来自苏卡的球场灵感,郑思维自然不忘带着黄雅琼一起去践行。

  平稳是黄雅琼的常态,起初听到搭档用苏卡来举例子,她总会有些抗拒,认为男运动员和女运动员有区别。但是,孜孜不倦的郑思维就会说:“其实没有太大的区别,你要是能做到别的女孩子做不到的,你就会更好。”听到此话,黄雅琼也会被说动,但她依然觉着搭档并不了解,男运动员的一些技术看似很轻松,但那是在身体能力有保障的前提下做到的。郑思维却依然积极鼓励她:“你先试试拍面稍微变一变,可能也会打出这样的球。”

  每当郑思维听黄雅琼说男女有别时,他就开启了正能量“宣传”:“你不要这么想,你试试肯定没问题,你去试一下。”因为搭档的态度实在太好了,黄雅琼真的会去尝试,“尽管会有些心不甘情不愿,但是,也有出其不意的效果。虽然,时好时坏。”不过,对网前处理球的方式,黄雅琼从最初的否定到尝到甜头,如今她对改变也有了新的认识。“很多时候,不是你有了天赋,就自然有了力量。很多时候是因为我们足够努力,赋予了这个天赋力量,你才有力量。”自言条件并不好的郑思维,与如今越发勇于尝试的黄雅琼,身体力行地诠释着这条金句。(羽毛球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