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象世界冠军卡斯帕罗夫:我与人工智能和平共处


加里·卡斯帕罗夫

  来源:中国智力运动网

  大约23年前,加里·卡斯帕罗夫(Garry Kasparov)在与“深蓝(Deep Blue)”计算机的比赛中失利,此事件载入了史册。今天,智能手机运行国际象棋引擎的能力堪比1997年IBM巨型主机强大。更重要的是,由于人工智能日趋进步,机器正在自我学习和探索研究国际象棋。这位传奇世界冠军如何看待人工智能在国际象棋领域的进步以及它对人类的总体影响?卡斯帕罗夫告诉《连线》杂志:我与人工智能和平共处了!

  进步不能被阻止 近日,美国人工智能促进会组织了一场专家辩论会。卡斯帕罗夫应邀到了纽约一家酒店的宴会厅–轰动一时的折戟于“深蓝”的现场。在那里《连线》杂志的资深作家威尔·奈特(Will Knight)与卡斯帕罗夫讨论了国际象棋、人工智能以及领先机器的战略。以下是题为《落败的国际象棋冠军加里·卡斯帕罗夫与AI达成和平》的采访摘录,非常值得全文阅读。

  输给“深蓝”

  我与AI和解了!1997年是一次不愉快的经历,但帮助我理解未来人与机器的协作。我们认为自己在国际象棋、围棋、将棋等智力游戏上不可战胜,但所有这些游戏,都逐渐被日益强大的人工智能程序推到另外一边。然而,并不意味着生活结束了,必须找出办法把人工智能变成我们的优势。

  人工智能的冲击是什么?

  每项技术在创造就业之前都会破坏就业。当工作机会消失时,我们需要新的产业,打好有益的基础。通常谈的是基本收入,我们需要为落后的人群创造一个金融储备。必须寻找机会创造就业,以突出我们的优势。技术是我们依仗的主要力量,但许多人仍然还在抱怨技术。

  助力国际象棋引擎更强大?

  可以看看AlphaZero的游戏,便可了解其中的潜在弱点。我把人类的角色描述为牧羊人:人类只需轻轻推动这群智能计算程序,把他们推向一个或另一个方向,剩下的工作交给人工智能完成。

  人类的人工智能水平

  机器使人类感到更舒服,变得更快、更强,但我们更聪明了吗?这是人类的某种恐惧。我不相信AGI(人工通用智能),不相信机器能够将知识从一个开放终端系统转移至另一端。机器将在封闭的系统中(游戏或任何其他人类设计的世界)占据主导地位。比方说你在一场比赛中积累了知识,人工智能能将这些知识转移到另一个可能相似但不相同的游戏中吗?人类可以,但计算机在大多数情况下必须从头开始。

  人工智能的伦理

  历史告诉我们进步不能停止,必须清楚有些事不能被阻挡。人类仍然垄断着邪恶,问题不在于人工智能,而是人类使用新技术伤害其同类。人工智能就像一面镜子,放大善与恶;人工智能是一种工具,由于身处世界的政治问题,导致其被错误地使用,使问题变得更加严重。

  AlphaZero的游戏风格

  目前每个电脑玩家对人类来说都太强大了。人们错误地认为,如果研制出功能强大的国际象棋机器,棋局就会很枯燥,会出现许多和棋、花招,或一盘棋1800步、1900步,无人能突破。AlphaZero则完全相反,对我来说是互补的,因为它更像卡斯帕罗夫而不是卡尔波夫!实际上是牺牲材料换取进攻的行为,人工智能只看到了模式、机率,不具创造性。人工智能使国际象棋更具攻击性,更具吸引力。

  ChessBase(2020年2月23日)